详细内容
<< 返回上一级发布时间:2018/5/15    来源:原创    
“新工科”媒体报道


小宣带您来学习【第60期】

“新工科”一出来,同时引发除教育界以外的各大媒体广泛关注。《光明日报》、《科技日报》、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人民日报》分别以大篇幅专题报道“新工科”来龙去脉,从多个角度解读新工科“新”在哪些方面?为什么要发展新工科?新工科应该如何建设?《中国教育报》如斯盛赞:“春雷始鸣,惊醒,蛰伏了一个冬季的生灵,‘新工科’来了,以天下的情怀,天大的魄力,携工程强国之梦,走进万物复苏的春天。”

  下面,小宣撷采部分媒体报道精华以飨读者。


面向未来的“新工科

“新工科”新在何处?回答这个问题,先要看看我们的工程教育“旧”在哪里?至少以下这组数字让我们看到工程教育的“旧”:

看一组数据: 2020年,我国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、电力装备、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、新材料将成为人才缺口最大的几个专业,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人才缺口将会达到750万人。到2025年,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人才缺口将达到950万人,电力装备的人才缺口也将达到900多万人。

看人才供给: “缺人才”不只发生在未来,还发生在当下,目前迅猛发展的大数据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、网络安全、大健康等新经济领域都出现人才供给不足现象,暴露出我国工程教育与新兴产业和新经济发展有所脱节的短板。

看一份报告: “我国工科人才培养的目标定位不清晰,工科教学理科化,对于通识教育与工程教育、实践教育与实验教学之间的关系和区别存在模糊认识,工程教育与行业企业实际脱节太大,工科学生存在综合素质与知识结构方面的缺陷”。这些分析来自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的一份报告。

看未来发展: 新经济的发展对传统工程专业人才培养提出了挑战。“工程教育改革如果滞后,那就拖了产业的后腿。我们急需发展‘新工科’,来支撑新经济发展的人才需要。”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张大良说。

那么,“新工科”怎么做才能立足新经济之“新”呢?

★  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。“现在不要说四年,两三年间,世界就大不同了。我们现在做微信小程序开发,大学是不是要搞一个专业专门学这个?等你搞出来,可能小程序已过时了。我们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培养学生的快速学习能力。”腾讯公司副总裁、技术管理委员会主任王巨宏说。

★  更广泛的专业交叉和融合中学习。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做法是学工程也需要理解哲学,商科生也要做工程试验。“因为我们认为在他们毕业时,不只需要理工科知识。他们要成为一个团队、一个企业乃至一个国家的领袖,就需要去了解政治、哲学、历史和整个世界。我们还做了一件听起来很疯狂的事,学生如果对现有专业不满,可以自己设立一个,然后让老师批准他们设计的专业,并据此获得相应学位。”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高级副院长托马斯·肯尼说。

聆听“新工科”建设春雷

【1】远处展望,近处审视

大数据复合型人才严重匮乏——麦肯锡咨询研究指出,到2018年,仅仅在美国,大数据人才短缺就达50%-60%。

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人才告急——数据显示,未来三年,我国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人才缺口将达到750万人。

国装备制造业企业人力资源总量近1794万人,其中人才总量近736万人,具有大学本科和研究生学历人员分别只占人才总量的29%和2%。

【2】消除壁垒、学科交叉

清华-伯克利深圳学院就采用探索国际化、跨学科、密切产业合作的新型办学模式,自主创办了“环境科学与新能源技术”“数据科学与信息技术”“精准医学与公共健康”三大跨学科研究中心,初期涵盖了13个传统一级学科。

 “创新的突破点往往是交叉学科,但这并不意味着在‘新工科’的发展过程中,就应该应激性地多设一些新的交叉专业,甚至专业更细分和碎片化。学科交叉并非只是工科,人文、设计、医学等都是‘新工科’的积极参与者。” 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说。

在两次“新工科”建设研讨会上,新范式的理念被诸多与会专家和学者认同。

“新范式是立足当前、面向未来、面向世界的新理念和新兴学科与传统学科之间的关系,特别是多学科以及人才培养新模式的构建。”在工程教育领域已倾心探索十数年的汕头大学校长顾佩华是“新工科”新范式的有力倡导者。

为何要有“新工科”

学科是科学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产物,理应以科学技术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趋势为导向。当传统的理科和工科已不足以应对时代变革,按需求建专业,从适应服务向支撑引领转变,是“新工科”的重要使命。如果高校教育与企业的“胃口”相距太远,所培养的人才就很难满足企业的实际需求。让学生在更广阔的学科视野下学习,让创新的链条得以充分延伸,这才是“新工科”真正带来的理念和范式的转变。


上一条:习近平: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从严治党引向深入
下一条:新工科人才培养机遇与挑战

掌舵人er —— 安卓版

掌舵人er —— ios版